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灭霸被捕照片走红 灵感源于漫威搞笑短篇漫画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孙逸涵 原标题:刷单背后隐患重重

某知名主播的数百位粉丝近日反映,在该主播的推荐下购买电子产品,却遭遇无法发货的情况。客服人员随后建议他们继续“刷单”以增加销量,不仅会如数退还购物货款,而且还能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由于该主播影响力较大,许多粉丝对此深信不疑,在帮助其多次刷单后,却被告知购物货款将转变成出借款项,三年后还清……从此次事件可以看出,刷单行为的影响范围已经不限于市场秩序了,更多种类的权益深受其害。

打着刷单的幌子行诈骗之实

“刷单炒信”又称信用炒作,即通过虚假买卖和评价来增加网络店铺的关注度和销量,或者打压竞争对手,这近乎成为行业“潜规则”。“刷单”属于违法行为,已是不争的事实,甚至可能涉嫌刑事犯罪。早在2017年就出现了全国首例“刷单炒信入刑案”,被告人李某因建立刷单炒信平台获利90多万元而被判处非法经营罪。

刷单者不需要有专业的技术和设备,也不存在时间地点的限制,在家动动手指就可以赚钱,该行为带来的社会危害有多重。首先,该行为的本质是传播虚假信息,造成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其次,该行为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阻碍电商市场良性发展。

另外,一些违法分子已经不再满足于单纯刷单带来的收益,更有甚者以此为幌子行诈骗之实,在受害人自掏腰包完成多次刷单后便“人间蒸发”,佣金和货品都成为海市蜃楼。

实施刷单诈骗的不法分子表面上谎称参与刷单不仅会返还购物货款,还可以得到部分佣金,实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钱财。一开始,实施该类诈骗的人确实会支付少量佣金诱人上钩,一旦对方深信不疑,提升刷单金额,不法分子便会卷款消失,使参与者血本无归。这些受害人的受骗金额从几十元至几万元不等,甚至还有人因此被骗数十万元。由于刷单诈骗犯罪成本低、隐蔽性强,而且参与刷单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所以遭遇此类诈骗的人在蒙受经济损失后经常难以维权。

多种原因导致乱象

由于电商市场的新颖性和复杂性,导致出现刷单现象的原因也多种多样。

首先,刷单带来的巨大利益以及极低的准入门槛,使得这一类违法行为较多。由于网络店铺的特殊形式,使得消费者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依据销量、评价等电子数据来辨别商品质量,而这些数据又极易伪造。特别是一些网店新张开业时,刷单成了公开的秘密,因为“不刷单就没有流量、业绩”,店铺就难以被消费者看到。从目前来看,不少涉世未深的大学生、家庭主妇等均参与其中,而出发点主要是考虑到刷单对专业技术和设备场地要求不高,几台电脑一根网线就能开工,为了赚点零花钱,他们并不知该行为存在许多危害和隐患。

其次,因为电商平台上商户数量极大,平台经营管理者监督店铺经营存在难度。电商产业是新兴产业,发展迅速,因此许多社会支持难以及时到位,需要平台管理者改善管理模式,有效净化平台环境。例如,目前大多数电商平台的信用评价机制不够完善,使得刷单带来的市场影响较大,给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最后,法律法规不够严密,相关部门治理能力有待提升。近年来,我国先后出台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子商务法》等,对电商刷单行为进行规制,但该行为仍屡禁不绝。其中,《反不正当竞争法》虚假宣传的范围增加了商品的销售状况、用户评价等,并规定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宣传;《电子商务法》规定了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由于立法本身的滞后性,我国对刷单行为的法律规制一直存在漏洞。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仍然主要从行政责任方面对电商违法行为进行规制,对于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规定较少;《电子商务法》作为新出台法律更是需要社会和市场检验,不断完善。

刷单难题需社会合力解决

电商产业颠覆了传统的商业经营模式,不仅促进了我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也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购物方式。然而,由于市场复杂性以及法律的滞后性,仅依靠公权力对刷单行为等电商产业弊端进行规制是明显不足的,需要社会各方协作解决刷单难题。

首先,电商平台应扛起社会责任,对平台内的商户进行有效监督管理。当前的评价机制过分注重销量及用户评价,而没有综合考虑其他因素,优化电商平台的信用评价机制是对刷单行为的源头治理。平台管理者应当通过多方途径考察店铺的工商登记、纳税情况、诚信记录,对电商信用进行更加有效的监督。另外,各大电商平台可协商建立综合性的第三方信用评价机制,对各平台所收集的有效信息进行整合,在获得更准确的综合评价的同时,也可以实现信息共享,在控制监管成本的同时,提高平台监管效率。

其次,公民在社会生活中,一方面要在购物时警惕“刷单炒信”的信誉假象;另一方面,在意识到刷单行为的多重危害后应树立勤劳致富的正确观念,做到不组织、不参与,发现立即向有关部门或者电商平台举报。电商经营者更应秉持诚信立业的基本价值观,通过提供优质商品和服务来赢得市场。刷单行为不仅危害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还会衍生出诈骗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在文章开头提及的类似事件中,虽然参与刷单本身就是违法行为,但是受害人仍然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要求对方返还不当得利。

最后,由于刷单类违法行为操作简单、网点密集、隐蔽性强,国家应尽快完善对电商产业的法律规制,有效调控社会经济市场。第一,进行专项立法调研,提高立法效率,尽量减少立法滞后性对社会和市场带来的影响。第二,有关部门在执法实践中依法对刷单乱象加大惩处力度,改善当前机会型惩罚的被动局面,全面追究违法者的民事责任、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提高电商产业违法成本,增加国家法治的威慑力。第三,有关部门应加大对刷单乱象危害性的宣传力度,使公民意识到其中危害,同时提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公民通过法律途径对抗“刷单炒信”等违法行为。

延伸阅读

全国首例“刷单炒信”入刑案

2013年,被告人李某通过创建“零距网商联盟”(前身为“迅爆军团”)、http://5sbb.com网站和利用YY语音聊天工具建立刷单炒信平台,通过注册账户成为会员的方式,收取300元至500元不等的保证金和40元至50元的平台管理维护费及体验费,并通过制定刷单炒信规则与流程,组织会员通过该平台发布或接受刷单炒信任务。

会员在承接任务后,通过与发布任务的会员在淘宝网上进行虚假交易,并给予虚假好评的方式赚取任务点,使自己能够采用悬赏任务点的方式吸引其他会员为自己刷单炒信,进而提升自己淘宝店铺的销量和信誉,欺骗淘宝买家。其间,李某还通过向会员销售任务点的方式牟利。

据法院查明,2013年2月至2014年6月期间,李某共收取平台管理维护费、体验费及任务点销售收入至少30万元,另收取保证金共计50余万元。该平台参与炒信的人数达到了上千人。

这起全国首例刷单炒信入刑案于2017年6月20日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李某犯非法经营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92万元。

小贴士

网购如何识别

“刷单炒信”

刷单行为时有发生,消费者在网购过程中,如何辨别店铺是否存在“刷单炒信”行为呢?

第一,当消费者出现明确的网络购物需求后,首先选择有实体产业的品牌旗舰店。这类店铺在有实体店经营的情况下,一般会更加注重商品和服务的品质,给消费者更加安全的消费体验。一旦出现商品描述与实际质量不符的情况,退换货也会相对顺利。

第二,在电商平台购物过程中,要综合考虑店铺介绍和信用评价。虚假评价一般都写得大而空,缺少商品细节描述,根据日常生活经验可以判断。如果某店铺销量极高,但是购物评价相对较少或者评价内容较为单一、重复字数较多,就可能存在刷单行为,遇到类似的情况,消费者要谨慎购买。

第三,不要过分关注网络店铺中商品的好评数量和销量,注意观察评价中的中评、差评以及追评。这几类评价中虽然包含了不同买家的主观判断,但是可以较为真实的反映一些该商品的属性,帮助消费者在电商平台中理性购物,远离陷阱。

第四,在选定心仪商品后不要急于下单。目前市场上可供选择的电商平台有很多,消费者可以在多个平台搜索同一商品或者店铺,观察其在各平台的销量和评价情况,在获得较为可观的数据和信息后进行综合考虑,再决定是否“剁手”。

第五,注意店铺的开店时间。如果开店时间非常短,但是商品销量异常大,就有可能存在刷单现象,在这样的店铺消费就要慎之又慎。

第六,观察商品评价的时间。正常的买卖与评价时间间隔应该是较为均衡的。如果某商品的评价集中在某一时间段,而其他时间段评价较少,也有可能是刷单行为在作祟。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首页 - https://fileskip.com